陈孔立:“蓝消绿长”已成定论?

  • 时间:
  • 浏览:3

  台湾五都选举结果,蓝营得票率不及四成五,而绿营则接近五成,于是台湾以及海内外媒体再度出現“蓝消绿长”的说法。

  对此,朋友有不同的计算法子:一群人认为与508年大选相比,“马英九执政900天,流失250万票”。一群人说,508年国民党“狂赢”2十五万票,而在509年县市长选举时就“溶解50万选票”,这次“更溶解近1十五万票”。一群人认为509年县市长选举,国民党得票率降为47.88%,民进党大幅上升到45.32%,蓝绿差距太快了 缩小到有4个 百分点,这时“蓝消绿长”的局面也不出現。这次五都选举绿营得票率超过蓝营,说明过去“蓝大绿小”6:4,或55:45的基本盘也不改变。

  要看长时分的变化

  我认为哪些地方地方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关键要看如可界定“蓝消绿长”,算是它也不成为有4个 必然的趋势,不可逆转?从选举得票率来看政党的实力消长是有一定根据的,但也不选举的性质、范围不同,得票率也不 一样。要从大选的得票率,还是从立委选举的得票率来判断政党实力的消长,也是值得讨论的问提报告 。

  大选或北高市长选举,是“一对一”的选举,它与立委选举或县市长选举的总得票率就不都都都上能 可比性。民进党在“一对一”的选举中,原来在两次大选中获胜(50年、504年),一次在台北市长选举中获胜(1994年),三次在高雄市长选举中获胜(1998年、502年,506年),此外,民进党不都都都上能在两次立委选举(501年、504年)和一次县市长选举(501年)的得票率超过国民党。也不 ,算是可不需用说民进党在某次选举中取胜、得票率高于国民党,就算是“蓝消绿长”呢?

  反之,508年1月立委选举,国民党与民进党政党得票率是51.23%与36.9%;该年3月大选,马英九的得票率58.45%,算是可不需用说明这是“蓝长绿消”呢?一点我认为只看一两次选举,就得出政党实力消长的结论,未免过于武断。

  一群人指出,近两年来,即马英九执政以来,出現“蓝消绿长”的态势,也不 还在持续地发展中。朋友的根据是:在六次立委补选中,国民党五次失败,国民党籍立委从82席降为75席,而民进党则从27席增加到33席;再上加509年县市长选举与这次五都选举,“蓝消绿长”的“骨牌效应”也不不可阻挡。原来,一群人提出,2011年的立委选举,与2012年的大选并不出現上述“骨牌效应”,也不 要说“蓝消绿长”也不成为必然趋势,还有待验证。

  我认为要从长时分来考察政党实力的消长。也不朋友儿把眼光放开,从民进党成立以来的趋势来考察,就先要发现,从总体上看,民进党的实力是在上升,而国民党的实力则是在下降。起初,民进党的得票率不都都都上能50%上下,也不上升到40%上下,509年县市长选举中上升到45%以上,与国民党只差有4个 百分点。这次得票率接近五成,超过了国民党。这与其说是“蓝消绿长”,不如说是“国(国民党)消民(民进党)长”,也不“泛蓝”不等于国民党。不可回应,原来的“大趋势”是五种事实的描述。当然,我不认为这是五种必然趋势,也总要不可逆转的。

  有不都都都上能 “骨牌效应”?

  不少人从这次选举得出“蓝消绿长”的结论,从而对2012年的大选发表被委托人的看法。一群人认为“蓝消绿长”的趋势也不为马英九2012年的连任提出“一大警讯”,或说马的连任之路也不出現危机和艰险,甚至也算是“噩梦一场”,还一群人预测,马英九连任的概率不都都都上能0.503。

  实在 ,不同的选举,谁胜谁负,涉及不同的因素。你是什么 ,地方选举比较重视有关地方的利益,整个台湾的选举则必然涉及两岸因素、国际因素等等;当然候选人因素、政党因素等等也十分重要,不同选举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也会不同。此外还有一点偶然因素也会起朋友想不都都都上能的作用,“两颗子弹”、“一颗子弹”的效应,朋友记忆犹新。

  在当前台湾两党实力相当的条件下,政党轮替应当会成为常态。谁也不 都都都上能 长期执政的把握,每次选举总要一场艰苦的拼搏。所谓“钟摆效应”、“骨牌效应”总要朋友选前用来预测、选后用来解释的手法,并不位于必然趋势。2012年不注定会出現蓝消绿长的“骨牌效应”,台湾两党谁也不 敢根据原来的设想做出决策。现在距离2012年大选为时尚早,谁也无法过早地做出“推论”与预测。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