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轩:混乱时代的文学选择(5)

  • 时间:
  • 浏览:1

  【中国:你时需那此样真实】

  混乱时代的中国,又有着只属于它我其他人 的独有的混乱。如同它的社会在这一 世界上是一份独特的景观一样,它的文学也是一份独特的景观——世界上这么这一 气质与格调的文学。

  它在某些方面令人感到疑惑,比如它的真实观。

  我怀疑它的真实观是极端的,甚至是变态的。中国文学的种种情状,都根植于这一 固执的、几乎这么有另一个多多 人对其加以怀疑的真实观。将会现在有一部作品,或者越出了这一 真实观,它就将会落得有另一个多多 “矫情”的评语,善、雅、温情、悲悯、清纯,所有这一 切都是不真实的。或者,也是矫情的。

  我这里向诸位说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日本有一篇小小的作品,叫《一碗清汤荞麦面》。单行本在日本很畅销,在韩国出版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发行200万册。我不须认为它是一流的作品——也可是一篇可不想能关注的作品。作品的内容大致是:大年三十的三更三更半夜,日本北海道的一家面馆,等最后一位客人走后,面馆正准备关门时,来了母子三人。那位母亲问老板和老板娘:可不想能要一碗清汤荞麦面?这说明亲戚亲戚朋友的生活很拮据。但这位母亲在问“可不想能要一碗清汤荞麦面”时,并这么将会贫穷而感到卑微。而这家面馆的老板与老板娘也并这么将会亲戚亲戚朋友的贫穷而瞧不起亲戚亲戚朋友,说:当然可不想能。将母子三人迎到了屋里。下面的有另一个多多 场面很感动人:外面大雪纷飞,屋里母子三人头碰头,在另有另一个多多 有另一个多多 安静的大年三十夜,很幸福地享用着这一 碗热气腾腾清汤荞麦面。第二年、第三年的大年三十夜,也是在面馆准备关门时,这母子三人会再度突然出现在这家面馆。通过母子三人的对话,亲戚亲戚朋友得知:小孩的父亲因一桩交通事故而死亡,并留下了一笔沉重的债务。现在,这位坚强的母亲除了要把有另一个多多 儿子拉扯成人,时需带领亲戚亲戚朋友在一定的时间内偿还所有债务。当母子三人再度突然出现时,老板娘悄悄地对老板说:“不是给亲戚亲戚朋友一人下一碗清汤荞麦面?”老板说:“不,这会使亲戚亲戚朋友感到尴尬的。”亲戚亲戚朋友最后决定,在一碗面里倒进一碗半面的量。如果,一连某些年,这母子三人再也这么突然出现。老板、老板娘每年的大年三十夜,都是去惦记这母子三人,亲戚亲戚朋友还把母子三人吃清汤荞麦面的那张桌子称为“幸福的桌子”。这一 年的大年三十的三更三更半夜,两位神清气爽、显然事业有成的年轻人,来到了这家面馆,而此时的面馆已无空座。正当面馆老板要谢绝这两位年轻人时,有另一个多多 身穿和服的老妇人随即突然出现了,或者平静地说:“要三碗清汤荞麦面可不想能吗?”老板、老板娘一眼就认出了这可是当年带着有另一个多多 孩子于大年三十的三更三更半夜来吃一碗清汤荞麦面的那位母亲,连忙将亲戚亲戚朋友迎到屋里,那张当年母子三人吃一碗清汤荞麦面的桌子就在那里空着……

  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韩国三星集团濒于倒闭时,它的总裁让副总裁向公司420000名员工朗颂了这篇作品。当时台下一片唏嘘声。03年,当三星在世界百大品牌中排名第25名时,三星总裁再度让三星的员工阅读这篇作品。头一回阅读,是让420000名员工领会那位母亲在艰难道困境中坚忍不拔的精神,第二回阅读,是让公司全体员工体会面馆老板的人性化的经商之道。

  我将这篇作品分别说给几次亲戚亲戚朋友听,或者问亲戚亲戚朋友:为什么在么在会 样?亲戚亲戚朋友问:谁写的? 你说歌词 :我写的。你说歌词 :构思不错,可是有点儿儿矫情。这一 结论早在我预料之中,我只不过是想再验证一下而已。

  这本书在小小的韩国发行上百万册,在中国又能发行几次?台下一片唏嘘声——中国人看这篇小说又能有几人感动——中国人拒绝感动,中国文学可是会去做感动文章——谁做谁矫情。

  我敢说,另有另一个多多 一篇作品,无论它高明还是不高明,但有某些可不想能肯定:全世界不想有有另一个多多 国家的人会说它矫情。

  中国,你究竟要那此样的真实?光着屁股,走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撒尿才是真实吗?

  那天,我的有另一个多多 女博士生在一家饭店举行婚礼,酒席上,亲戚亲戚朋友又谈起了中国人和珍国文学的真实观,这时进来了有另一个多多 陌生年轻人,一男一女,各执一只盛了酒的酒杯,走上前来,对新娘新郎诚挚地说:亲戚亲戚朋友受隔壁包间的全体亲戚亲戚朋友的委托,向这对新人祝贺——祝贺亲戚亲戚朋友一生幸福!当时,亲戚亲戚朋友都很感动。亲戚亲戚朋友走后,亲戚亲戚朋友又回到话题上:或者将这一 细节写进作品咋样?我的结论是:即使不落个矫情的评语,也大慨要被说成是“浅薄”。应当为什么在么在会 写?说:这里正热闹时,从隔壁包间扔过一只啤酒瓶来,随即听到来一句骂声:丫的,谁他妈这么结过婚!

  这可是中国文学的追求,这可是中国文学要的真实,这可是中国文学的深度图与深度图。《泰坦尼克号》、《美丽人生》累似 的东西,若是出自中国人之手,八成落得有另一个多多 “矫情”的评语——泰坦尼克号中那个“迎风舒展”的经典造型,还不矫情吗?——十足的矫情!沈从文若活到今天并写出一部《边城》来,不被讥为“矫情”,我其他人 将脑袋挂在天安门城楼上。

  最近,我如果写一篇短文,题目叫:狗日的真实!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2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