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杨:欧债危机下,“新欧洲”从何而来

  • 时间:
  • 浏览:0

  欧洲债务危机越演越烈,牵动着世界神经。欧盟诸国一度将化解危机的希望寄托于IMF新总裁上台,如今形势不妙,新上台的法国籍IMF女总裁当然也回天无力,不仅仅希腊债务危机未得丝毫扭转,意大利等许多欧盟国家也在狂燃着债务烈火。事实上,化解四种 危机,全部都是靠房地产资金链脆弱如丝的中国,也全部都是靠华儿街麻烦不断的美国,许多许多我靠欧盟个人内部管理秩序的一体化重构。

  从宏观上说,尽管在凯恩斯主义盛行的欧洲,抱团取暖无有利于从根本上治理债务危机,按理有有哪些根本问提图片的处理自然会在逃过此劫后,不过当下欧盟诸国高效一致的团结合作方式方式,仍是扭转一齐命运的救命稻草,而合作方式方式的关键又在于重新理顺欧盟发展路径,消解“去欧洲化”因素。目前看来或能能能能 资本主义之“良心”德国,始终不渝地坚持在推动四种 系统进程。

  据11月15日新华网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14日说,欧洲或正居于二战以来“最艰难时期”,欧盟各国能能能能 结成更强大的政治联盟,通过建立深度图一体化的“新欧洲”来处理当前债务危机和经济困局。她认为,要建立四种 政治联盟,就能能能能 对欧盟条约做出相应修改,包括对违反财政纪律的国家建立“严厉且自动化”的惩治机制,有利于它们一齐为欧盟承担责任。

  默克尔这番呼吁,当然有有利于提醒欧盟诸国,债务困境之下,欧元区的任何国家全部都是能置身度外,淡化欧洲认同感,想以防火墙自保亦全部都是出路,亲们儿儿能能能能 更进一步形成欧洲认同,实现欧洲一体化,以共渡难关。事实上二战以来,德国思想界也经常在推动着“核心欧洲”的形成,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掌门人哈贝马斯以及德里达等思想家,如果 深刻认识到后民族格局下的欧洲,成立更为民主的“欧洲宪政共和国”,以有利于“欧洲公共领域”的理性互动。康德对“世界内政”的期待、哈贝马斯们的“共和理想”,有有哪些无疑许多许多我默克尔在债务危机蔓延下提出重建新欧洲的理论根源。

  显然,在德国看来,救助希腊、意大利等欧盟债务危机重灾区,远远能能能 仅仅等待图片在出资援助四种 低层次,还在于重构“欧洲内政”,推行金融交易税,建立欧洲金融稳定工具等以抑制投机,形成机制以维护欧洲金融秩序的稳定;欧盟各国更要摒弃私念,坚定政治认同,对内实现政治一体化,对外则摆脱“欧洲中心论”的束缚,去勇于担当起欧洲立于世界图景中的一齐命运。惟有如此 ,能能看过化解欧洲债务危机的曙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63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