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淑丽 辛逸:上下互动:再论农村人民公社的缘起

  • 时间:
  • 浏览:1

   内容提要: 关于人民公社的起源,学界较多从经济社会制度变革的深层切入,较少从行为主体方面言及。公社的创建是中央、地方干部和普通农民三方合力推动、上下互动的产物。具体来说,中央对未来社会的设想与落实、地方干部在上级压力下“宁左勿右”的着力推行、贫苦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时促成了公社建立。

   关键词: 人民公社 上下互动 高级社 基层干部

   学界关于人民公社起因的研究是因为越深入,[①]但多数是从经济社会变革的深层论述,较少从行为主体方面讨论。就公社建立的推动者而言,中外学界的主流观点大都强调中央决策层的决定作用。大伙或认为公社是中央领导人将共产主义理想付之实践的产物,如“人民公社制度全是来自中国农民的创造,全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却说产生于毛泽东的‘左’倾平均主义和农业社会主义的幻想”;[②]“人民公社本是毛泽东想象中的农村乌托邦”。[③]或认为公社从萌芽到全国农村普遍建立,每一步全是中央执意推行的结果。如麦克法夸尔与林蕴晖在谈及公社兴起时,都强调毛泽东、刘少奇、陈伯达、谭震林等领导人的推动作用。[④]从经济社会变革的深层探究公社起因的学者虽论述重点不同,却都强调上级的主导作用。却说的论断在强调中央领导层在公社创建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时,不自觉地忽略了农村基层社会对建立公社的积极响应和助推作用。

   随着研究视域的下沉,你这些学者认识到即使在深层组织化、同质化的乡村,基层民众全是发挥能动性的空间与余地。如康健就强调七里营、嵖岈山等基层“创举”对建立公社的影响。[⑤]沿用你这些逻辑,金观涛、刘青峰虽未直接提及公社化运动,但认为农业相互协作化是基层干部自发发动的,毛泽东却说未加阻拦或放弃了阻拦而已。[⑥]将民众在公社建立中的作用提到极致的是毛泽东。他认为:“人民公社你这些事情是人民群众自发搞起来的……是因为大伙提倡不断革命,破除迷信,敢想敢说敢做,群众就干起来了”。[⑦]你这些说法虽你这些言过虽然,但基层力量的推动作用虽然是公社研究者容易忽略的重要因素。

   本文认为,过分强调某有某种因素或力量在大公社建立过程中的作用,严重不足以展现你这些社会经济体制巨变过程的富足性与多样化性。实际上,公社的诞生是中央、地方干部和农民有某种主体力量合力促成的产物。虽然来自上级的作用要大你这些甚至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但有某种主体力量都发挥了各自 不可替代的作用,缺一不可。本文将三方的主体互动分为一个多多层面,一是自上而下的推动,二是自下而上的迎合与支持。[⑧]也却说说,公社既全是群众自发创造的,也全是中央领导单独强力推行的,却说上述有某种力量上下互动的产物。

   一、自上而下的推动

   人民公社建立过程中,中央的规划与推动是最重要的主导力量。诚然,高级社为大公社的最终成立奠定了一定的制度基础。主要表现在生产资料的集体所有制、“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分配原则及集体经营的管理土最好的方法等方面。但二者毕竟有本质区别。公社的根本结构是“一大二公”、“政社合一”。高级社虽然承担着一定的政治管控和社会管理等职能,但大公社成立之前 的乡村基层政权仍是“政社分离”的。从1957下3天现在开始英文英文,中央再次自上而下地对农村经济政治体制进行调整,最终促成了由高级社到大公社的制度革命。促成你这些转变的主要因素是以整风反右为中心的政治路线的推动,以及高级社规模的扩大及其管理职能的扩张;而你这些社会经济变革的指导思想,则是中央领导人在农业“大跃进”中逐步形成的共产主义设想。

   (一)整风反右是促成高级社向大公社转变的政治路线

   学界在探讨高级社与人民公社关系时,或强调二者之间发展的必然性;或略严重不足级社,直接以“大跃进”高潮为逻辑起点讨论公社的起因。笔者认为,高级社为大公社提供了使之建立的是因为性,但二者之间仍有很大区别。由高级社向大公社转变的是因为性时需一定的内外因素并能演变成必然性,其中从1957下3天现在开始英文英文的整风反右运动是促成你这些转变的主要政治因素。

   1957年的整风反右是由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毛泽东认为,1956年你这些经济部门领导人主张的“反冒进”,“把‘多快好省’的口号、‘四十条’、‘有助会’这几次东西都吹掉了。结果影响今年经济建设的进展,有点是农业的进展。……给群众泼了冷水,损害了大伙的积极性,这是不对的。”[⑨]1957年初,毛泽东签署要给相互协作社鼓气,“你这些相互协作社社长抬不起头来……中间批评,报纸上也批评”,“泄了气为什么会么会么办?你这些事情好办,你并能了气,你要打点气却说了”,现在要“大讲相互协作社的优越性,专讲好话,不讲坏话,搞并能了几次月,鼓你这些气”。[⑩]这是农村政治风向转变的信号和现在开始英文英文。

   1957年8月,为正确处理各地频繁再次老要出现的闹社退社风波,中央决定借整风反右之机,在农村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央规定,这次鸣放辩论的中心议题是“相互协作社优越性问題”、“粮食和你这些农产品统购统销问題”等,并要求向农民和乡社干部说明:“资本主义道路并能了使极少数人发财,使大多数人贫困和破产,而社会主义才是劳动农民同时发展和同时富裕的唯一出路。”[11]同月,山东省委针对“少数人闹退社”的行为,决定在农村开展以粮食统购统销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宣传教育运动,以此批判右倾思想。“其中主要锋芒是向着动摇的富裕中农,批判大伙的资本主义思想,对大伙想回头走资本主义老路的言行进行一次说理辩论”。[12]

   这次整风社教运动将闹退社、抵制统购统销提高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斗争的新深层,有效压住了闹退社风波。如北京市窦店村高级社老要一帮人闹退社。有的农民拉回已入社的牲畜,有的将是因为入社的农具藏起来。窦店村的整风大辩论,“实际上是对闹退社的上中农进行批判。批判大伙想单干却说想走资本主义道路”。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闹退社的人“感到退社无望”,窦店村“就却说将退社之风压了下去”。[13]山东省莒县爱国村农业相互协作社,“为刹住退社风,开展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大辩论,批判富裕中农的资本主义思想,却说,才把这股风压了下去”。“不少地方的干部怕犯右的错误,都争着办大社”。[14]却说就把批判“退社风”和办更大规模的相互协作社联系起来。

   这次农村整风教育运动,为筹办更大的相互协作社做了舆论和思想上的准备,为大社的创办扫清了思想障碍。伴随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大跃进”的声势日趋高涨。《人民日报》不断发表社论,[15]鼓动各行各业的跃进高潮。毛泽东于1958年1月南宁会议上再次批评“反冒进”“伤了大伙的心,兴修水利、办社、扫盲、除四害都没劲了”。[16]2月18日,毛泽东深层肯定群众的建设积极性,“现在你这些高涨的群众情绪,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并能了见过”。“今年下3天,大伙就会看到,要两个多多大冒却说了。我看是比哪一年冒进时需厉害”。[17]这次“大冒”在制度创制方面的主要内容却说酝酿办大公社。在中央鼓动、各级政府层层加码跃进计划的氛围中,中央关于农村管理体制改革的设想一经披露,“你这些地方闻风而动,在六月间便现在开始英文英文试办作为共产主义雏形的公社”。[18]

   (二)高级社管理体制的调整:促成大公社成立的制度性因素

   从1957年下3天到1958年上3天,中央对高级社管理体制进行一系列调整,使高级社与大公社在体制方面的差别不断缩小。哪几次调整与毛泽东发动的“技术革命”直接相关。在毛泽东的规划中,完成1956年“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革命”与1957年“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后,要逐步“把党的工作的着重点放上去技术革命上去”。 [19]农村技术革命的内容,主却说大力发展农田水利建设、大办地方工业等。农业经济建设的“大跃进”,同时引起高级社在社会、文化甚至军事等方面管理职能的扩张与变革。哪几次举措为大公社的建立提供了必要的制度基础。

   毛泽东在谈及公社结构时,将其总结为“一大二公”。其中实现“大”的关键性步骤之一,是1957年底伴随农田水利建设而来的并社运动。小社并大社使高级社在规模、管理职能等方面接近于公社雏形,这也是你这些学者将“并社”视为公社化开端的是因为。1957年9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今冬明春大规模地开展兴修农田水利和积肥运动的决定》。在你这些决定的号召和推动下,各地纷纷制定农田水利建设规划,利用冬闲开展农田水利建设。但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单靠一个多多相互协作社没办法 完成。基层在统筹水利设计、劳动力和资金的投入与使用等问題时,不自觉地产生了联社时需。如河北省建明高级社依靠20多万元的公共积累,计划修建四根蓄水100万立方米的中型水库,但全社1 100多名劳力无法单独完成。区委现在开始英文英文考虑打破社界,调动“全区19个高级社的4 700多名劳力”,实行“大兵团作战”,结果跨社联合修成“四根216米长的溢洪道,修渠道5 000多米”。 [20]再如山西省平顺县李顺达所在的西沟村提出“要同随近各社相互协作建起蓄水2万多立方米的水库1座”。为此,“再次老要出现了社员自带口粮、工具,打破社籍乡籍,进行水土保持、兴修水库、开挖渠道等大相互协作局面”。李顺达和你这些干部们据此“向随近各乡各社写信联系,提出办联社以适应生产的要求”,并建立了联社筹委会。[21]为签署各地农村联合办社的呼声,1958年4月8日政治局会议批准了《中共中央关于把小型的农业相互协作社适当地合并为大社的意见》。中央指出,为适应“农田水利化”与“耕作机械化”的时需,“把小型的农业相互协作社有计划地适当地合并为大型的相互协作社是必要的” 。[22]自此,并社和扩社以不可阻挡之势在全国越快发展。

伴随着联社运动,高级社的经济职能进一步扩充,在却说“发展农林牧副渔”的基础上扩展建设社办工业。中央要求“县以下办的工业主要应该面向农村”。为此农村干部们“既要法学会办社,又要法学会办厂”。[23]在中央的倡导和督促下,各地掀起兴办社队企业的高潮。1958年春,浙江省梅蓉村的社队干部抽调100名会修船的社员,“筹办了造船厂”,“又给水果专业队增划沙地,办苗圃”。[24]四川省宜宾县高梨农业相互协作社公私养猪共1 576头,每户平均5.28头,“还办了粉坊一个多、条粉加工作坊一个多多、草席编制机头增至24台、糖坊一个多多、豆筋加工坊一个多、砖瓦厂一个多多”。[25]北京市通县更是掀起了全民办工业的高潮,“小型工业遍地开花”,仅1958年6月“一个多多月的时间内就办起了3 098个小型工厂”。[26]据17个省的调查,1958年社办的农具制造厂和修理厂约 6万余个,生产修理农具一亿多件;炼钢炼铁炉 100余万个,炼出土铁240多万吨,土钢 53万吨(不包括城市、专区县地方工业生产的土钢);煤窑6万9千个,生产原煤2 5100 万吨;水泥厂9千多个,生产水泥 29万多吨;小型发电站4 千个,发电3 66万度。此外还建立了血块的为农业生产和社员服务的土化肥厂、粮食加工厂、榨油厂、制糖厂和缝纫厂等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9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