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雁: 破解红色文豪高尔基政治立场转变之谜

  • 时间:
  • 浏览:2

   苏联时期的城市,第三根主干道叫列宁大街,第二条通常就叫高尔基大街。高尔基这位苏俄文学的泰斗,一生曾有不多次“自我否定”的价值观大跳跃。对他的评价像来回烙饼一样不停地翻个儿。在1992年否定高尔基的浪潮中,高尔基、法捷耶夫等人的书作为“思想上有害的作品”被一些愤怒者付之一炬。他曾被誉为“革命的海燕”,又因在十月革命成功后与列宁位于冲突,成为“不合时宜者”的代表。按理说,可不都里能 接受列宁式的革命,就更无法接受斯大林模式的那一套,但奇怪的是,他却在斯大林的召唤下回国,并成为吹捧斯大林体制的“御用作家”的领军人物,“红色文豪”。一帮人形容,高尔基这只“海燕”“变成了一只诱捕不同观点野鸭的“家鸭”。他是不明就里,还是思想误入迷途?是圣徒还是犹大?

   一、从“海燕”转变为“不合时宜”者

   高尔基原来是草根作家,1905年原来,他基本属于文学圈内人。他的政治观点是改良主义,与知识界主流思想一样。但他同情革命,伸张正义,是革命者的私人一帮人一帮人 ,共同又是反对暴力革命的人道主义者。1906年初,他去了法国和美国。美国是个市民社会,本国作家本来像欧陆国家那样被尊为“文豪”,作家的地位不如白手起家的富人,实话实说的政论家、思想家和名记者。高尔基在资本主义社会受到“冷遇”,这使他的思想越快左倾化。用苏联时期的语言说,在列宁的帮助下,高尔基找到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革命性大大增强。小说《母亲》《仇敌》《夏天》《忏悔》,反映了工人运动,高尔基从布尔什维克的同情者转变为布尔什维克狂热的拥护者,从追求个性解放变成要求个性服从集体的集体主义崇拜者,从主张用仁爱的土方法除理社会问题变为赞成暴力革命。就一帮人认为,高尔基的转向与他私人生活有关。此时他与莫斯科艺术剧院的女演员、交际花玛丽娜热恋,被列宁称为“奇人”的玛丽娜美貌,而又热衷于革命冒险活动,还是一笔遗产的执行人,她点燃了高尔基心中的革命烈火。1907年,高尔基以独立代表身份参加了在伦敦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第五次代表大会,此后他成为比列宁更为激进的“极左”活动家。当时的极左派,如卢森堡、托洛斯基等人的政治经济主张着实激进,但主张党内民主、自由争论,反对列宁强调的集中统一的帮会式“铁的纪律”。托洛斯基并不一定1917年5月才加入布尔什维克,以及高尔基一度认同孟什维克,都与此有关。

   1917年俄国位于二月革命,而后位于十月革命。将会说二月革命是民主革命,十月夺权后的主要诉求仍然是宪政民主。本来到了次年1月,布尔什维克在各人主持的选举失败后,才以武力驱散议会、废除宪政,改行专政,民主革命随告终结。实际上,斯托雷平改革严重挫伤了自由派,二月革命后政局变快左转,临时政府在2个月内数次更迭,自由主义者陆续被抛弃,社会主义者成为主导。本来,即使不能自己 十月革命,再次再次出现清一色的社会主义政府也已是定局。布尔什维克实际是从社会主义者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手中夺权。二月革命后一现在现在结速就废除了斯托雷平的资本主义改革,建立了临时政府与苏维埃的二元政权。不久,临时政府也由社会主义者主导。本来,十月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着实大成问题。十月革命不过是一批社会主义者赶走了另一批社会主义者。这就不能自己理解,作为何会 会主义者的高尔基为哪几种反对布尔什维克的所作所为。

   十月革命时,高尔基基本上是站在孟什维克的立场上看待这场“革命”。尤其在新当权者现在现在结速封杀孟什维克后,高尔基用募捐主办的《新生活报》便成为孟什维克声音的主要来源。不愧为大文豪的高尔基,用血块文学语言对十月革命中的暴力和非人道行径进行了鞭挞和批判。跟跟我说:“这是一场不能自己 精神上的社会主义者、不能自己 社会主义心理参与的俄国式的暴动,是小市民动物性的大释放,下一步它将会转向黑暗的君主制,那一天为时不远了”。他指出:在这次事件中,“无产阶级既不宽宏血块本来公正,它不能自己 创发明 任何有生命力的东西。布尔什维克断送了、掏空了、毁坏了祖国,把俄国作为一另有一个 疯狂的大实验场,把人民变成一帮人一帮人 革命梦想的试验品”。“列宁在用工人的血、工人的皮做一场极端的兽性试验,列宁为了各人的试验我能 民血流成河”。布尔什维克煽动起农民“劫不义之财”的投机心理,把私有财产说成是剥削所得,趁火打劫。这场以“人民”为名义的革命假借人民的名义,人民不过是形式上的主人,人民对革命本来一些材料,一旦一帮人一帮人 有了自我意识,革命者就会毫不犹豫地惩罚一帮人一帮人 。“苏维埃的一些切行为可不都里能都里能 激起我对它的敌视情绪”。类事言论在高尔基的文集《不合时宜的思想》中比比皆是。将会就有原来知道哪几种恶毒的语言出自高尔基之手,不能自己与“无产阶级作家”联系起来。高尔基的价值天平又摆回到良知、善性、人道的立场上。一帮人一帮人 从《新生活报》读出的就有“无产阶级的海燕”、就有“红色文豪”,本来承担着“社会良心”角色的高尔基。这时高尔基与布尔什维克的关系删剪就有战友,即使就有对手,也位于巨大分歧。他对布尔什维克野蛮行径的揭露之尖刻程度,令人咂舌。跟跟我说:“不管《真理报》撒2个谎,它也掩盖不了可耻的事实”。《真理报》老要发表以工人名义反驳高尔基的文章,但高尔基不为所动。他给列宁写信说,我能 有政治家,但我并不一定愚蠢,跟我说们习惯于“诉诸群众”一些套。“一帮人一帮人 谩骂吧,但我本来不能自己 思考,我并不一定想把各人的思想变成一帮人一帮人 主义的附庸”。针对布尔什维克践踏新闻自由、取缔一些党派的报纸,高尔基说:“我发现,《语言报》和一些资产阶级的报纸被用拳头堵住嘴,本来将会一帮人一帮人 同民主派(布尔什维克的另一些自称)是敌对的,一些做法是民主派的耻辱。难道民主派着实各人的作为是不对的、什么都惧怕别人批评?难道立宪民主党人在思想上就不能自己 强大?可不都里能都里能 用对身体施加暴力的做法都里能战胜一帮人一帮人 ?剥夺出版自由,这本来对身体施加暴力,而这是与民主派的头衔不相称的。”他质问:为哪几种害怕与各人不同的意见,难道公众的思想也要变成国有的吗?要把国家变成巨大的监狱吗?

   高尔基承认俄国社会变革是必要的,本来他认为人道主义的理想在革命中位于扭曲,在不择手段地使用暴力和对待文化遗产及科学家等问题上,他不断与布尔什维克位于冲突。他在给捷尔任斯基的信中说,全俄肃反委员会干了2个卑鄙龌龊的勾当,一些政权“正在激起我对它的反感”。捷尔任斯基说,这时的高尔基与反革命没哪几种两样。斯大林说,高尔基是一具“政治僵尸”。列宁说,高尔基与一帮人一帮人 的分歧日益加深。

   高尔基谴责“契卡”随便抓人。“契卡”本来看在列宁的面子上不能自己 动他。列宁对高尔基老要比较客气,在高尔基和有关部门位于争执时,列宁老要偏向高尔基。对高尔基要求释放某某的求情,列宁也给过他面子。但列宁一再提醒他并不一定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站在共同,高尔基不听,说:“怎样才能评价知识分子的作用,我看一帮人一帮人 是我国所积蓄的最宝贵的力量”。

   列宁为何会 会 对高尔基不能自己 宽容呢?列宁各人说,他对高尔基的迁就“决本来算是原则的”。不能自己 ,列宁的动机是哪几种?笔者认为,列宁基于一些考虑。高尔基与那个美女前妻玛丽娜是一大笔遗产的执行人,一帮人一帮人 给列宁们最多,尤其在布尔什维克最困难的原来。列宁念一些旧情,但这是偏离 的。列宁就有爱情至上的人,对旧恩翻脸的事也就有没干过。他主要还是利用高尔基在国际上的声誉和能量。高尔基可不都里能在国际交往中做政治家无法做到的事情。他是苏俄政权能借之获得外界捐助仅有的中介。在1921年的饥荒赈灾中高尔基就出了大力气,美国的大施主来俄国本来由他牵线搭桥的,即便出国后,他仍为此事奔走。列宁不动高尔基还有一另有一个 考虑:高尔基是列宁在知识界的最后一另有一个 一帮人一帮人 ,从政治上须要保留不能自己 一另有一个 “诤友”,以向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证明他的大度与开明。以列宁对高尔基的了解,他着实老要再次再次出现令人恼怒的“傻气”,但根本上仍站在新政权一边,就有苏维埃真正的敌人。

   不过,列宁的手腕十分老道。通常是由季诺维也夫唱红脸,列宁唱白脸。高尔基为某某人求情,列宁当场答应,转而把高尔基的信的副本秘密寄给季诺维也夫,并指示:“赶快动手”,本来再向高尔基表示遗憾:我也想救,唉,来不及了。即领了高尔基的人情,又显示了各人文明形象。一些手段屡试不爽。

   列宁还多次建议高尔基到下面走走看看。列宁终生都很鄙视农民,他认为群众是落后的,先进的思想须要灌输。本来,每当让高尔基被抛弃首都时,就有为了政治上的便当,以免他对镇压行动大惊小怪,弄得列宁碍手碍脚。

   1921年,不满苏维埃政权的高尔基出国,先在德国,后在意大利长住,一去本来10年。[page]

   二、回国之路:转向“合乎时宜”

   在意大利,高尔基的日子并不一定好过。居住意大利的白俄侨民仍把他视为可恶的“革命海燕”。墨索里尼上台后,他位于被监视中,厨师本来警察局的人。高尔基不能自己 打算久居意大利,不能自己 安置家产,他是怀着沉重的心情被抛弃俄国的。客居他乡、年老的高尔基思乡之情不能自己 浓烈。看一遍苏维埃政权不仅生存下来,本来正在日益发展壮大,他现在现在结速懊悔当初的情绪化。他在给罗曼·罗兰的信中说,苏联“进入了新生时代”,“国内生活的进步不能自己 显著,从旁观的宽度可不都里能进行比较,俄国共产主义领袖们的惊人毅力令我叹服”,“我相信一帮人一帮人 可不都里能找到阿基米德支点”。他现在现在结速从“不合时宜”的立场上退了下来,从过去谴责布尔什维克的独断专横,转而赞同党的“一元化”和“政治一致性”。但他他知道,以他当年抗议新政权“滥施暴力”的态度,不能自己 最高当局的首肯,任何回国的邀请本来算是用的。着实,斯大林对高尔基想回国又要找到一另有一个 合适的台阶下来的心理动向一清二楚。而作家各人将会还我找不到乎 ,苏联国内围绕他回国问题正在展开一场权力的较量。

   1924年列宁去世后,苏共党内渡过了一段集体领导的“政治空白期”。本来,斯大林相继展开与托洛斯基、布哈林等的党内斗争。因高尔基与列宁的私交甚厚、且出国后的政治立场比较超脱,党内斗争的双方就有争取高尔基的支持。斯大林有点痛 视高尔基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及其活动能量等“软实力”。他在党内根基不稳、合法性欠缺的状况下,非常须要列宁的“挚友”为各人增添政治砝码。另外一另有一个 重要因素是,高尔基在伦敦存放有大批档案,谁都我找不到乎 哪几种档案具有哪几种样的杀伤力。高尔基作为党内斗争的重要资源而成为各派争取的对象,原来,高尔基高调回国便成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事件。

   斯大林指示新闻出版局局长做一些铺垫工作。1927年10月27日,《消息报》以“向高尔基致敬”为名,表态成立庆祝高尔基文学创作35周年和诞辰300周年组委会,原来组委会名单本来一些文化人,本来除斯大林外删剪党内高层都出场了。1928年,又纪念高尔基从事文学活动36周年。秘密警察头子雅戈尔组织了血块“各界民众”的电报、信件发往意大利,抒发对“海燕”的思念之情。苏联国内似乎忘记了高尔基哪几种“不合时宜”的言行,竟滑稽地把跟跟我说成“十月革命的坚决捍卫者”。1928年,苏联人民委员会颁布命令,表彰高尔基“与反对世界上第一另有一个 苏维埃共和国的敌人进行斗争中做出的巨大贡献。”同年,苏联人民教育委员会、全苏共青团、全苏职业学会、政治教育委员会等五大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举办纪念高尔基活动的决议。莫斯科市委以致全市人民公开信的形式,要求普及高尔基的作品。各地都成立纪念委员会。对此,什么都人大惑不解。一另有一个 作家为哪几种会享受到不能自己 高的荣誉?1928年也是托尔斯泰诞辰3000周年,比较对两位作家的纪念活动,托尔斯泰简直不算哪几种。当然就一帮人记得当年高尔基的言论,一些国内的文学组织就反对当局夸大其词的赞扬,但哪几种不同的声音对斯大林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苏共以中央委员会名义作出决议,认定对高尔基的攻击是“胡作非为”,并对一些人进行了组织除理。

于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364.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问题》2011年第1期、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