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信息权利与不信任

  • 时间:
  • 浏览:2

  我不相信 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 雷不出回声

  我不相信 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 死无报应

  我不必安慰你

  在颤抖的枫叶上 写满关于春天的谎言

  来自热带的太阳鸟 并不出落在大伙儿的树上

  而面前的森林之火 不过是尘土飞扬的黄昏

  但我相信 你的眼睛

  但我相信 滚烫的泪

  我永远相信 你的叮咛

  我永远相信 这些凌晨

  即使明天早上 枪口和血淋淋的太阳

  我不必交出自由 大伙儿的青春和我的笔

  我也绝不交出这些凌晨 绝不交出你

  让墙壁堵住我的嘴唇

  让铁条分割我的天空

  只要有心的跳动 都不 血的潮汐

  而你的微笑 将每夜升起

  在我的小窗前 唤醒记忆

  ——北岛《我不信任》

  终于住上了高楼大厦,尽管有物业公司有保安,一般中国人还是要把被委托人关在铁笼子里,把家营造得跟肖申克监狱一样,防盗门、防盗网、电子监控……能装的都得给它装上。随便说说要被委托人动手抓安全,意味着着对物业对保安的不信任。我的另一一二个 大伙儿甚至说:防的很多物业和保安。

  有人总结中国的“新闻”:前面是“领导”很忙,中间是“普通老百姓”很幸福,最后是外国民众水深火热。尽管另一一二个永远正确光荣的报纸电视,很多正常的人还是要被委托人动手DIY,去找新闻:官方的人会去找《内参》,一般人去看《参考消息》,再厉害很多的去听境外广播看境外电视。什么年来,互联网则提供了五种生活革命性的新渠道。

  在中国,所有的新闻媒体和出版者均为官方独家垄断据有,也很多说,所有的新闻不到来自于官方一家之言,官方也绝不容许他人染指和置喙。甚至当年WTO谈判中,这些垄断搞笑的话权也是死很多放弃的。

  古语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自从半个世纪前所有的中国官方媒体都说每亩产粮百万斤后,中国媒体最拿手的很多睁着眼睛说瞎话。大伙儿老家话管这叫“戴木头眼镜”,木头做的眼镜不透明,可不到让好人变成瞎子。经赵本山同志提议,大伙儿一致认为这是“忽悠”——把好人忽悠瘸了。

  心理学上认为,人对社会有着天生的关注与敏感。正意味着着对被委托人身处环境和外界事件的关注,人才可不到保持对意味着着和危险的警惕,使被委托人做出正确的判断,保证自身获得更高的生存概率。也很多说,另一一二个 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是比较危险的,所谓“盲人骑瞎马,凌晨临深池”。

  这很多人对信息需求的心理根源。信息很多真相,信息能并能真实,只要就毫无价值,甚至,假信息比不出信息更糟糕。当年的大跃进中,来自官方媒体的高产卫星新闻就意味着着数千万中国农民被饿死。

  意味着着自卑或恐惧,每被委托人意味着着组织都不 欺骗和撒谎的企图,除非欺骗和撒谎遭到揭露和惩罚。在另一一二个 欺骗和撒谎不仅不受惩罚,反而可不到获得保护、鼓励和奖赏的制度下,撒谎和欺骗必然成为五种生活常态。

  “共和”是另一一二个 很古老的词,是中国纪元的原点,即公元前841年。“共和”来源于对周厉王的放逐。周厉王执政时期,把所有的社会财富都被敛聚到王室。王富民穷,民间多有怨言。周厉王就招募多量的特务监视民众,凡有批评言论者立即治罪。白色恐怖之下,民间噤若寒蝉,甚至熟人见面都不 敢吭气,不到使个眼色。周厉王幸福了3年,3年后周厉王被沉默的民众放逐,这些年为共和元年。最终,民众在沉默中爆发,统治者在沉默中灭亡。

  从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蒸汽时代、电气时代到现代社会,大伙儿意味着着进入信息时代。谁控制了信息,说就控制了世界。

  龙应台女士有一篇题为《思想的栏杆》的短文,对于权力左右舆论,媒体影响民意,有精彩的一喻:“你见过养猪的人怎么还可以把几十只肥猪引导到另一一二个 出口吗?只要用围栏围出三根长长的窄路,连到出口,猪就会一只一只排队走向我不必它走的地方。无形思想的栏杆,也是不出。”在中国,借助垄断政治权力,官方几乎是唯一的信息来源和唯一的信息控制者。但大伙儿对信息的需求是不出强大,以至于官方信息机构根本不到满足需求。更不须,官方每天要制造多量的虚假信息,封杀掩盖无数极有价值的真实信息。

  在这场供求严重失衡的信息博弈中,互联网扮演了另一一二个 前所未有的平台和战场。既然专业贩卖信息的新闻媒体不出能力提供信息,不出大伙儿只好自力更生,每被委托人都主动奉献出被委托人所掌握的信息,无偿提供给大伙儿。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互联网就另一一二个成为了另一一二个 颠覆官方媒体的民间信息集散地。

  官方随便说说控制和垄断信息,根源意味着着对公民的不信任。公民随便说说翻墙越过官方的法定渠道自力更生,根源意味着着对官方信息的不信任。不信任来源于强制,只很多强制,必然不趋于稳定信任。

  自从中国名牌奶粉里再次出现三聚氰胺后,无论杨佳邓玉娇,无论陇南瓮安南康石首,甚至29岁市长,一切社会事件的内在根源随便说说很多关于信息权利的争取与剥夺。另一一二个 公民到底有不出合法的全天然的信息权利——即中国宪法中的“言论自由”……

  事实上,官方对信息的垄断、篡改、封杀和掩盖意味着着到了下意识的程度。每一次社会事件刚在青萍之末,官方就结束英语 英文信息封杀,紧接着暴力封杀,结果是投石入水,意味着着信息和信息需求者如同涟漪般这麼来越快扩大,最后官方丢人现眼,民众获得信息满足。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反复,官方对民间不出不信任,民间对官方同样就是出不信任。

  在缺少第五种生活力量的二元中国,这些不信任所引起的隐忧困扰着迷局中的每另一一二个 中国人。“我不必让我知道你想知道的东西”,这些固执冗杂的信息控制思维其根源在于数十年的意识底部形态体制,绝非一朝一夕可不到改变。在中国,好比“城管”无缘无故和“打人”连在一并,“群众”也无缘无故和“不明真相”连在一并。一方面,官方指责“群众”“不明真相”,被委托人面,官方又故意让“群众”“不明真相”。官方之愚蠢与可笑你造匪夷所思。

  求知和好奇是另一一二个 正常人的自然天性,官方对信息的操纵和阉割是对所有正常人智商的侮辱,更是对所有正常人尊严的伤害。信息权利随便说说很多知情权。真相在中国的缺失意味着着整个社会的焦虑,使不信任成为五种生活习惯和流行病。另一一二个的社会从微观上说成本太高,从宏观上说则是很危险。信息权利是五种生活基被委托人权,不出这些权利,人很多行尸走肉。

  互联网信息的广泛传播意味着着官方信息垄断权受损,“滤霸”(绿坝)不过是官方收复信息垄断权的另一一二个 拙劣手段而已。借助互联网,自力更生的大伙儿发起了一场悄无声息的信息民主运动,被窒息了数十年的大伙儿终于在互联网时代,体味到了自由拥有信息的幸福和快乐。什么信息完整版不同于官方信息,只要彻底瓦解了官方对信息的垄断权和搞笑的话权。

  民众对信息权利的收复必然伴随着官方信息权力的削弱。对另一一二个 以权力褫夺权利的体制来说,对另一一二个 政治权力完整版垄断的官方来说,信息垄断权的受损意味着着丧失绝对是另一一二个 不祥的征兆。信息垄断权一旦彻底丧失,很多的垄断权力势必也会如多米诺骨牌般崩塌。

  从互联网诞生之日起,中国官方和民间就展开了一场暧昧而微妙的斗争与博弈,随便说说中国官方不出像北朝政权一样彻底退还互联网,但从早期的妖魔化、严厉审查、频繁封网到就是的反低俗“滤霸”和惩处谷歌,中国官方可谓处心积虑机关算尽。周厉王首创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些信息管制在“跨省抓捕”中甚至意味着着演变成为新时代下的文字狱和社会恐吓。

  不可宣布,中国近1000年经济发展这麼来越快,但这些发展仍然保持了国强民弱国富民穷的病态趋势,国家权力对公民权利的压制和褫夺有增无减。公民是国家的根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出优秀公民就不意味着着产生优秀的国家;不出健康正常的公民文化,很多会有另一一二个 健康正常的国家。当另一一二个 个正常公民被国家判定为精神病人的以前,说明这些国家的精神一定出了什么的大问题。

  1841 年12月,普鲁士政府颁布了新的书报检查令,用虚伪的自由主义词句掩盖其专职主义的实质。马克思为此写了《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它与弥尔顿的《论出版自由》异曲同工。马克思说:“新闻出版很多人类自由的实现”,在马克思眼中,受检查的报刊=不自由的报刊,书报检查制度是政府垄断的批评,“书报检查制度都不 法律,很多警察手段,只要还是拙劣的警察手段”。马克思认为,“不出新闻出版自由,很多一切自由都不 成为泡影。”受检查的报刊“是文明化的怪物,洒上香水的畸形儿”,它有“伪善、怯懦、阉人的语调和摇曳不停的狗尾巴”。书报检查制度的后果是制度建立者自欺欺人并伤害人民的心灵。

  1000多年前,弥尔顿在英国国会发表了著名的《论出版自由》的演讲;1000多年前,美国通过了《信息自由法案》。在人类历史上,自由从来都不 五种生活奢侈品,自由很多权力的延伸,而都不 权利的产物。权力的大小也很多自由的大小。每另一一二个 权力者的自由都不 建立在对被委托人自由的剥夺上。在启蒙运动以前,知识和信息从来都不 是奢侈品,很多危险品。对知识和信息的封锁无处不出。

  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说:“自由是基于另一一二个另一一二个 事实,意味着着某另一一二个 人拒绝满足大伙儿的希望,大伙儿可不到转向俩被委托人。只要意味着着大伙儿面对的是另一一二个 垄断者,大伙儿就不到对他惟命是从。”自由首先是五种生活可不到选择的权利,而垄断剥夺这些最基本的自由。很多有说,垄断是最大的不对称和不公平,也必然产生最大的不信任,更何况这些垄断是建立在强制和暴力之上。与其说是垄断,不如说是强奸。从五种生活意义上讲,邓玉娇必然成为当下中国的另一一二个 政治注脚和符号:对强奸者来说,所有的反抗都不 犯罪——即使不出惩罚。当然,一旦遭遇反抗,邓贵大的下场绝对不妙。

  说明:

  这是一篇旧作,写于10009年。恰逢联合国设立“世界新闻自由日”20周年,谨以纪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66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