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微信时代的读书捷径

  • 时间:
  • 浏览:0

   微信时代的技术形态学 是“转发”成本极低,从而,“阅读”显得更昂贵了。与此一致的是,我在“微信行为学(一)” 开篇讨论的基本原理——注意力是微信时代最稀缺的资源。

   某些人陷入没办法 的阅读困境:一方面,某些人的阅读兴趣引导着某些人将注意力配置于浩如烟海滚滚而来转瞬即逝的转发信息,我其实,某些人知道某些人不机会有时间知道哪几种信息的哪怕万分之一;于是,另一方面,某些人时需建立两种 哪怕是临时的“理解框架”以便容纳哪几种有幸被某些人注意到的信息,我其实,某些人知道某些人几乎不机会一结速英语 就建立关于世界和某些人自身的正确的理解框架,某些人只能预期临时搭建的两种 理解框架,随着阅读逐渐调整为某些正确的,从而各种信息之间还可以 有更令人满意的关系。

   我另一方的经验是,共要400年前,从我那时已相当雄厚的阅读与思考中,我意识到对人类可怜但仍相当简化的理解力而言,存在着若干三维的理解框架。那时,我论证过,机会只能有一三个小维度,人类理解力就显得过于贫乏,形同白痴。机会是有一三个小维度,像蚂蚁那样局限于二维平面,对人类而言,二维理解往往最直观,也就是 我最符合常识,例如“非黑即白”二元论,例如平面直角坐标系,例如基于简单“对立统一”学说的《矛盾论》,例如从1966年或更早时主导了某些人思维10年或400年的口号——“凡是敌人反对的某些人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某些人就要反对。”但会 没办法 的平面理解,我我其实欠缺简化,难以我就们理解远比蚂蚁社会简化得多的人类社会。于是有三维的理解框架。当然还可以 有四维的或更高维的理解框架,不过,四维或更高维的空间,完整篇 完整篇 都是人类还可以 直观的,由此而生的简化性,它的代价通常高于它还可以 带来的好处。

   对社会科学而言,我常用的三维理解框架是“物质生活-社会生活-精神生活”。我在《制度分析基础》里介绍了康德的三维理解框架,以及韦伯的“政治社会学”三维理解框架,分别适用于某些人每本人的研究领域。许茨指出,社会科应学基于常识的二次建构。忘记了常识,任何社会科学都流于虚幻。常识,也就是 我说,某些人的生活常识,首先来自物质生活维度,其次是社会生活维度,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来自精神生活维度。不论你转发哪几种样的信息,我就发现它们总在上列三维空间之内,嵌入于人类的“物质生活-社会生活-精神生活”并据此而获得意义。任何一项信息,不论如何疯狂转发,机会与上列三维空间无关,它能有哪几种意义呢?没办法 任何意义的信息,共要在基于我的三维理解框架的世界里,机会和心活毫无关联,故而不值得我关注。

   韦伯的政治社会学三维框架是“经济-政治-价值诉求”,Michael Mann 研究“权力的社会起源”,增加了“军事”维度,并倾向于将韦伯的“价值诉求”维度改为“文化”维度。事实上,某些人最常也最习惯于考察的有一三个小方面,就是 我经济、政治、文化。机会某些人考察的是一位思想史人物或他提出的重要观念,没办法 ,我认为更共要的理解框架仍是前述的“物质生活-社会生活-精神生活”。我隐约认为,但会 涉及根本议题,各种有效的三维理解框架很机会是相通的,机会,存在两种 转换,使它们相互还可以 转换从而适用于不同的语境。

   微信时代的读书捷径,首先是因人而异的。其次,特定的人,以他特定的人生感悟和知识过程,在特定的岁月点,偶然与特定的某些作品相遇,哪几种作品或许跨越遥远时代或许跨越广袤空间,它们的作者带着每本人特定的人生感悟和知识过程,在某些人每本人的生活世界里写作,在没办法 偶然相遇的岁月点,你這個 特定的人的注意力被他此时此地的兴趣引导而阅读,这是非他莫属的独特体验,只能融入他以往的生命过程而只能成为“非他莫属的阅读”。第三,只在你這個 特定的人的三维理解框架之内,上述的阅读最机会成为非他莫属的阅读,但会 ,他的阅读很机会机会欠缺理解框架而支离破碎,从而欠缺意义。这就好像我目睹某些似乎毫无关系的数字涌现出来,机会欠缺意义,我没办法 长期记住你這個 连串数字,直到我突然意识到它们是斐波那契数列的前若干项,但会 我就能准确预测下有一三个小冒出的是哪几种数字了。根据例如的原理,但会 似乎随机游走的股票价格突然呈现出两种 “模式”(意义的呈现也可称为“格式塔”认知过程),图形分析师们就机会准确预测股票的走势。

   人生苦短。按照最乐观的推测,但会 活一百岁,我至多每日浏览8万字至8万字的作品,零岁至百岁,我就浏览的字数共要在18亿至54亿之间。机会是18亿汉字,那就共要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十年前发行的电子版《四库全书》的两倍。即便没办法 ,从某些人的生活世界里涌现出来并表达为文字的内容,岂止百万倍于54亿汉字。幸亏,我还相信另一基本原理,常被称为“全息原理”。根据全息原理,任什么已经 代的任何一片信息必定暗含着你這個 时代“物质生活-社会生活-精神生活”的完整篇 重要内容。当然,全息原理要求某些人算不算限的理解力。

   什么都,微信时代的读书捷径,第一原则就是 我不必在完整篇 没办法 理解框架的已经 忙着阅读转发我就的信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传播学实务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