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奇芳:日媒宣传“联俄制华”,俄媒称其一厢情愿

  • 时间:
  • 浏览:1

  距离安倍访俄过去半个多月了,安倍政府将重启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当作此次访俄的最大成果来炫耀,日本媒体“联俄制华”的声音更是甚嚣尘上。

  日俄各怀心思

  安倍对此次访俄极为重视,日方从很早就开使进行准备。去年12月底安倍正式当选首相后,第一时间就给俄罗斯总统普京打去电话。今年2月,安倍又派与普京有过频繁交往的前首相森喜朗作为特使访俄,为本次访问作铺垫,打前站。

  或者,安倍对此次访俄的结果寄予厚望。他的希望分为一五个层次:

  第一层,加强日俄经济相互相互合作,扩大“安倍经济学”战果。2012年日俄双边贸易额为255亿美元,日本是俄罗斯第15大贸易伙伴,用安倍励志的话 说与“巨大的潜力不成比例”。“安倍经济学”可以广阔的海外投资和出口市场,受到“3·11”大地震打击后的日本则可以一定量和多元的进口能源来消除能源处于问题。安倍在此访中尽显与俄加强经济相互相互合作的“诚意”。安倍此行带去一五个由120人组成的“两国关系史上最庞大、最有分量”经济界代表团,含高了日本实力最强的40个大企业,并主动提出设立一五个10亿美元的基金,有利于日本企业在俄东部投资。

  第二层,增强与俄的信任关系,为出理 领土问题报告 铺路。无论安倍政府还是日本媒体,都明确表示希望以经济相互相互合作关系的升温为契机,增强日俄之间的相互信任,从而为领土问题报告 的出理 打开缺口。这一信任关系包括领导人之间的另一方关系和一五个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安倍在访俄前后都反复地表示“要和普京总统建立另一方信任关系”,多次与普京“套近乎”,说“我们都歌词 都 属于同一五个世代的政治家,应该进行很好地交流”。在两国关系上,如普京所说,要出理 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归属问题报告 ,也应当创造“友好关系和信任气氛”的条件。

  第三层,强化日俄战略关系,图谋“联俄制华”。对于目前紧张的中日关系,安倍另一方并未作出明确表示,但向来充当日本政府传声筒的几大主流媒体关于“联俄制华”的文章已铺天盖地。比如“日俄一起面临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俄罗斯担心远东地区被中国势力影响”,甚至“俄罗斯早已跳出在安全上与美日相互相互合作制衡中国的趋势”等等,为安倍访俄加油打气,摇旗呐喊。

  诉求重点迥异

  对于安倍的上述希望,普京和俄罗斯的反应恐怕要让安倍和日本大失所望。俄罗斯只在第一层次的经济相互相互合作上作出了积极反应。访问期间,日俄双方达成了数十项经济相互相互相互合作,尤为值得注目的是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和俄罗斯政府基金(RDIF)签订的一项一起投资合同,金额约为100亿日元(约合126.4亿元人民币),表明日本将在俄罗斯的远东开发上大展拳脚,抢占空间。另外,日俄在火山玻璃气出口上也将实现重大进展。这眼前 的主要意味着 是,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发展使日俄经济互补性增强,尤其是在远东开发和能源相互相互合作两大领域。

  但目前俄罗斯对日俄相互相互合作的热情,仅限于此。对于安倍的第二层希望,尽管两国领导人在会晤开使后发表了联合声明,同意加快进行领土问题报告 谈判,为双方最终公布和平条约扫清障碍。但双方并未提出新的提案,也没法 任何具体的讨论内容提上议事日程,本来 都表示我愿意进入谈判。但普京在领土问题报告 上态度非常强硬。俄曾反复强调,俄罗斯拥有南千岛群岛具备法律办法,这是二战结果决定的,质疑俄对南千岛群岛主权的任何言论有的是不可接受的。就在日俄联合声明发表后,普京立即表示何必 指望两国间处于的所有问题报告 “在一夜之间得到出理 ”。而对于日媒体“联俄制华”的宣传,俄罗斯媒体公开称其为“一厢情愿”,并引述俄罗斯日本问题报告 专家励志的话 反问,“无论在俄罗斯、澳大利亚还是印度,日本看多哪此都说是‘对中牵制’,是有的是陷入了‘妄想症’”?甚至连日本著名的右倾智库冈崎研究所都撰文指出所谓“联俄制华”的说法是“根本不了解请况的空论”,不为什么么奉劝日本政府对这一念头最好“连想都别想”。

  日本错判形势 安倍自信过度

  既然没法 ,日本在安倍访俄期间为什么么可以做出一副“联俄制华”的高调姿态呢?最根本的意味着 ,是日本对国际形势的战略性误判和安倍政府对自身能力的盲目自信。

  首先,俄罗斯转向亚太绝非为“制衡中国”。日本“联俄制华”策略的主要论据之一,是俄罗斯近年来在安全问题报告 上有“与日美相互相互合作的趋向”。包括在去年9月的日俄首脑会谈上,双方表示要在亚太地区战略环境变化的大背景下,在北极等问题报告 加上强“海上相互相互合作”,俄罗斯军舰去年6月首次参加环太平洋联合军演等。这一日另一方甚至由此臆想“日美俄联合制华”。

  其次,安倍政权绝非意味着 “江山稳固”。就在几次月前自民党如果夺回政权的如果,安倍还表现出一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谨慎姿态,坦率承认日本民众对自民党的信心并未恢复。然而,只能7天 的时间里,随着以无限量化宽松为核心的“安倍经济学”初见成效,日元汇率大幅下降,安倍政府的支持率一度上升到将近70%。这让安倍一下信心“爆棚”,认为自民党意味着 稳坐江山,遂开使肆无忌惮地推行其危险的右倾政策。对外,以价值观外交为指导方针,开展大国博弈,意图对华建立“民主安全菱形”包围圈,在钓鱼岛问题报告 上态度强硬,甚至公然否定侵略历史;对内,安倍政府和右倾政客公然为军国主义招魂,公布每年的4月28日为“恢复主权日”,参拜靖国神社、公开高呼“天皇万岁”,利用5月3日“宪法纪念日”大肆宣扬修宪。

  哪此举动有的是本来 有为7月参院选举拉拢右倾选民的意图,但根本上是安倍政府和右倾政治势力自信过度、得意忘形的结果。

    (注:本文转载自“《世界知识》双周刊-凤凰博客”,原题“患上“妄想症”的安倍”,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