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山礦泉經銷商重整之殤:水卡斷供 市場難覓産品

  • 时间:
  • 浏览:4

  阿爾山礦泉經銷商重整之殤:水卡斷供 次要市場難覓産品

  繼在北京次要超市斷貨後,高端水品牌阿爾山礦泉缺貨現象已蔓延至更多區域市場,近日有經銷商爆料,內蒙古包頭市、呼和浩特市等地已經很難買到阿爾山礦泉,北京商報記者也進而獲悉,阿爾山礦泉的水卡業務也在次要城市什么都什么都没有對接人。經銷商表示,對於快速消費品企業而言,完整性有序的經銷商體系是産品終端銷售的基本保障,然而在今年6月從甘肅建新實業集團接手阿爾山礦泉的生産商內蒙古藍海礦泉水有限責任公司後,中油新興能源産業集團有限公司什么都没有推出穩定經銷商隊伍的政策,反而進行大刀闊斧的革新,從而影響了産品終端銷售,本末倒置的戰略也為阿爾山礦泉這一品牌的未來蒙上了陰影。

  低價甩貨次要市場難覓産品

  王楠(化名)在內蒙古包頭市代理阿爾山品牌礦泉水産品已有三年,在結束前兩年的大額投入,今年剛剛迎來銷量的翻番增長之時,卻不料內蒙古藍海礦泉水有限責任公司易主至中國國儲能源化工集團(以下簡稱“中國國儲”)旗下的中油新興能源産業集團有限公司,而阿爾山礦泉的新主人則提出更換經銷商團隊,就此與王楠解除了公司战略合作 關係。

  “今年6月,中國國儲向我們提出解除公司战略合作 ,當時我的庫存有1萬多箱産品,水的保質期也越來越臨近,我們不到以低價甩貨,目前我的庫存已經基本清理完畢。”王楠介紹,他是阿爾山品牌礦泉水的包頭市總代理,他下面有八位分銷商,由於不到再做阿爾山礦泉水的代理,分銷商們也就此散了夥。

  王楠進而表示,包頭市場的包裝飲用水産品以農夫山泉、怡寶等中端價位的水為主,這兩年剛剛形成高端水消費氣候,阿爾山礦泉的銷量也實現了翻番,因此經銷授權的戛然而止,也導致阿爾山礦泉産品在市場上经常出现斷供。“據説,中國國儲簽訂了新的經銷商,因此我們目前還什么都没有看到有賣産品的。”

  水卡斷供經銷商遭遇重整

  根據王楠的介紹,僅在內蒙古,內蒙古藍海礦泉水有限責任公司就擁有像他一樣的50多位總代理商,因此這些代理商都已經與中國國儲解除公司战略合作 ,從而導致多地经常出现找貨無人的情況。

  北京商報記者昨日也撥打了阿爾山礦泉的水卡業務全國服務熱線,雖然該熱線電話目前仍在正常運營,因此水卡卻在次要地區经常出现了停供。阿爾山礦泉一位銷售人員透露,目前在北京市都要能正常買到水卡,因此像呼和浩特市,水卡業務就已經沒许多人負責,不到與北京市的銷售人員聯繫,由北京市的銷售人員通過物流公司將産品運輸至呼和浩特市。

  該銷售人員解釋,由於人員正在調整,呼和浩特市暫無聯繫人。然而對於運送産品的區域,該銷售人員則表示,目前阿爾山礦泉公司都要能通過物流公司將産品送至北京市以及呼和浩特市,因此许多的城市就不敢保證,他將原困 仍然歸咎於公司结构的調整。

  終端革新或被競爭對手搶先機

  實際上,早在今年8月,北京商報記者就曾在北京次要家樂福超市發現阿爾山礦泉经常出现缺貨,對此,內蒙古藍海礦泉水有限責任公司相關負責人回復表示:“這是由於北京及華北市場經銷商未達到阿爾山飲品(北京)有限公司合同約定的經濟指標,又未解約所導致的門店缺貨,须要因為股權架構的調整。”該負責人也進而稱:“股權架構並未影響到公司經營,但所引發的高管層變動連帶銷售政策履行不力,引發了市場動蕩。”

  然而在經銷商看來,中國國儲對於經銷商團隊的調整已經嚴重影響到了阿爾山礦泉的終端銷售。“對於任何快速消費品公司而言,經銷商體系的穩固與否關係到産品最終銷量,阿爾山礦泉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有了很穩固的經銷商體系,因此不知中國國儲為何要進行重整,此類重整對於阿爾山礦泉品牌而言,傷害很大。”王楠如是稱。

  另有經銷商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中國國儲在接手阿爾山之後,要如可發展該礦泉水品牌,目前处在很大疑慮。“按理説,新東家接手應該首先保護終端,因此中國國儲的做法確實出乎意料。”有不具名行業觀察人士也表示:“對於在北京市場剛剛站穩腳跟的阿爾山礦泉而言,原困 因為股權交易而经常出现終端市場的震蕩,此前付出的努力將大打折扣,高端水市場風雲變幻,競爭白熱化,一不留神就會被许多品牌佔據先機。”

  對於阿爾山礦泉所遭遇的經銷商調整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中國國儲以及內蒙古藍海礦泉水有限責任公司相關負責人發去採訪問題,因此截至發稿並未得到回復。北京商報記者 錢瑜 阿茹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