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我的老师沈从文

  • 时间:
  • 浏览:0

汪曾祺:我的老师沈从文的相关文章

汪曾祺:我的老师沈从文

一九三七年,日被委托人占领了江南各地,我如此 回另另一个 的中学读书,在家闲居了两年。除了一些旧课本和从祖父的书架上翻出来的《岭表录异》例如的杂书,身边的“新文学”如此 一本屠格涅夫的《猎人日记》和一本上海一家野鸡书店盗印的《沈从文小说逊。两年中,我反反复复地看着的,太满太满 这两本书。太满太满 反复地看,一方面是可能如此 别的好书看,一方面也   更多...

张新颖:沈从文谈汪曾祺

汪曾祺去世可能十多年了。汪曾祺去世前,梦见了他的老师沈从文。“沈先生还是那样,瘦瘦的,穿一件灰色的长衫,走路很快,匆匆忙忙的,挟着一摞书,神情温和而执着。”汪曾祺记下了这个梦,如此 一两百字。1997年5月的一天,我在《文汇报》“笔会”版读到《梦见沈从文先生》,作者的名字去掉 了个黑框。心里为之震动。汪曾祺对他的老师的感情的说说   更多...

张新颖:沈从文谈汪曾祺

汪曾祺去世可能十多年了。汪曾祺去世前,梦见了他的老师沈从文。“沈先生还是那样,瘦瘦的,穿一件灰色的长衫,走路很快,匆匆忙忙的,挟着一摞书,神情温和而执着。”汪曾祺记下了这个梦,如此 一两百字。1997年5月的一天,我在《文汇报》“笔会”版读到《梦见沈从文先生》,作者的名字去掉 了个黑框。心里为之震动。汪曾祺对他的老师的感情的说说   更多...

刘苏里:追忆我的一位小学老师

507年4月22日,晴,燥热。 下午参加“经典的不同读法”暨李零先生作品讨论会现在现在开始后,主办方约请几位参会者共进晚餐。席间,几乎太满太满 了另一个 话题,“文革”时期的暴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退休教授关于语言暴力是何如演变成现实暴力的论点。他举了有几个例子,比如姚文元有过一文,提出对阶级敌人,应该将其打入十八层地狱,并踏上   更多...

谢泳:大学老师要有被委托人的趣味

可能老师讲鲁迅能我能 的学生都喜欢上鲁迅,讲胡适能我能 的学生都喜欢上胡适,那太满太满 最大的成功。 大学老师能影响学生的趣味,是老师的最高境界。 培养学生的趣味,是大学教育中的另一个 重要疑问。趣味何如培养,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但大学老师应当有这个意识,比如被委托人学术上的偏好可能会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那就要强化被委托人的偏好   更多...

王充闾:我的第另一个 老师

小时候,我有另一个 近支的族叔,另另一个 名为“德树”、字号“俊明”,另另一个 ,一些人提起他来,却突然叫他的绰号——“魔怔”。 其实,他在当地,算得是最有学识、最为清醒的人,太满太满 说话、处事和普通人不一样,因而不为乡一些人所理解。正所谓:“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早年,他在外面做事,可能性情骨鲠、直率,不肯屈从上司的旨意,又喜欢“叫真”,凡   更多...

孔庆东:我最早的老师

神圣美丽的教师节,随着半温不凉的秋风又到了。学校发点钱,工会给桶油,学生送点礼,于是广大人民教师就暂时忘记了被委托人的奴隶身份,忘了那些暴徒家长闯进教室把老师打得遍体鳞伤的场面,忘了那些大款家长拿着半斤钞票把弱智儿子楔进重点校尖子班的场面,忘了那些高官家长另一个 电话我想要另一个 勤勤恳恳的班主任下岗的场面。未必侈谈那些灵魂的工程师   更多...

赵本夫:永远的汪曾祺

汪曾祺先生去世已有多年,文学界的一些人还是突然说起他,多半是在闲聊、茶室、酒桌等私人聚会的场合。这个时候,自然会说些文坛上的事,不知为社 的,说着说着太满太满 到了汪曾祺,喝着喝着就想起了汪曾祺。一些人谈他的为人,谈他的作品,谈他的趣事。这个可爱的老头,并如此 可能驾鹤西去而减少人缘。这其实是一件令人感慨的事。每另一个 说到汪曾祺的人,   更多...

武际可:重温周培源老师的教诲

周培源教授(1902-1992)生前对学生、对工作、对事业、对人民的无限热情与强度责任感永远是一些人学习的典范。重温他的教诲,学习他的作人,仍感到无比亲切,给人以力量。   更多...

王干:曾祺的和谐美学——纪念汪曾祺诞辰九十周年

今年3月5日,是汪曾祺先生诞辰90周年,在另另一个 的时刻,我能 感到遥远又短暂。遥远的是汪曾祺的文学韵味好像可能流传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可能经典化地活在文学和文学史中。短暂的是汪曾祺先生可能去世13周年,但一些人其实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在文学圈里,一些人说起“汪老”,似乎还是另一个 健在的有趣的好老头。或许可能我和汪曾祺先生生前打过   更多...

余三定:陈定畴老师追忆

2012年6月16日,我正在上海出差,从手机短信中获知71岁的陈定畴老师(曾先后在岳阳大学、岳阳广播电视大学任教)在当天上午不幸逝世的噩耗,一时竟然被抢镜了,半天无语。我出差回来后,于6月18日下午和同事邱绍雄、中学同学许爱国等赶往岳阳县月田祭悼陈老师,往返的路上一些人突然在深情地回忆陈老师对一些人的培养和关爱。发现我看“   更多...